窗外

    入夜    

    終究 還是被孤單束縛著    
    疲憊 癱在諾大雙人床上    

    不知何時    

    喜歡上從對面的街角路燈    
    照射進窗戶來的暗黃燈光    

    破曉    

    慵懶 不想起身的躺著床    
    窗外 似乎反射    

    這才發現    

    上了對面神秘建築上    
    始終緊閉著的彩繪玻璃    

             Alan


發表留言